新闻中心学校新闻组织管理附属医院要闻聚集媒体聚焦人才队伍学院人才
教育教学招生就业科学研究医疗服务信息公开专业课程医学课程国际教育
师生教育网络教育本科教育科研平台科研成果学习基地研究中心国际交流
当前位置:首页 > 专业课程

当外科医生要有预留退路的策略!

时间:2017-12-15 13:08:30 来源:

 常言道,多一条退路,多一个出路。

 
高考时多填一个志愿,找工作时多投一家单位,打球时多找一个替补,做最大的努力,做最坏的准备,这样,当最初的努力失败时,还有其他的选择,不至于输的一败涂地。
 
为人做事如此,当外科医生更该如此。
 
外科医生面对的是病人,面对的是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如果说事情失败了还可以重头再来,人生失利了还可以东山再起的话,手术失败就意味着生命的失去,生命失去了就永远没有重新开始的机会。
 
当外科医生,必须具备退路思维。凡事多考虑,多准备,避免一条道走到黑,避免孤注一掷;为自己预留一个机会,为病人保存一线希望。
 
一个病人来了,诊断病情的时候多鉴别一下其他疾病,制定计划的时候多拟定一套其他方案,进行手术的时候多考虑一些万一的情况。眼观四路、耳听八方,周密部署、谨慎实施;有目标,有策略,有备选,有补救;心中有局,手头有棋。一招失灵,还有后招,后招失灵,还有“绝招”。就像晚期病人的化疗一样,一线方案失败了,还有二线;二线失败了,还有三线;三线失败了,还有N线。一种方法失效,还有他法可施,手头永远留有底牌,箱底永远保留压轴戏。
 
当然,即使所有的方法都宣告失败,手头的底牌全部亮完,压轴戏也演毕谢幕,无计可施的时候,病人的生命走到尽头,医生也无须愧疚,因为我们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毕竟,医生是人不是神!我们可以阻延疾病的进程,但我们无法逆转疾病的转归;我们可以延长患者的生命,但我们无法对抗自然界生老病死的规律。
 
我做手术的时候有个习惯。如果是困难的手术,在病灶经过评估确实能切除之前,一般先做周围组织的游离,并尽量避免损伤或切除重要的器官,尽量避免结扎或离断重要的血管。如果经过充分的游离后评估病灶确有切除的希望,再做受累脏器的切除,和重要血管的切断。
 
如果经过最大程度的分离后评估病灶无法切除,此时尚有收手的余地,可以全身而退的下台,病人也还有苟延残喘的希望;避免陷入不该切除的切了,该切除的却无法切除的尴尬境地,对病人造成了伤害,也把自己逼入无路可退的绝境。
 
在处理重要血管的时候,一般是先把血管根部的周围组织掏空,在血管的近心端先施夹,再在远心端夹扎。切断血管之前,左手持钳子虚夹住近心端血管,如果万一血管夹钳夹不全出现出血,这时左手虚夹的钳子就可以迅速夹紧血管,夹闭出血点,及时控制出血;而不至于突发出血时措手不及,在慌乱中止血造成更大的误伤。
 
当然,如果是远心端血管的出血,虽然钳子夹住近心端无法完全阻止出血,但是当你清楚情况后心头就不会发慌;因为远心端的组织往往是要切除的,处理可以任性的多,再怎么钳夹或缝扎都无伤大雅。
 
曾经不止一次在大会直播的专家手术演示中看到类似情况的发生。表面上看,血管两端都裸化的非常干净,血管夹也似乎钳夹的很到位,但就在血管切断的时候出血了。
 
喷涌而出的血液迅速漫遍整个术区,也模糊了腹腔镜镜头,现场好一阵慌乱,专家尴尬,观众着急,病人危急。
我自己也曾经遇到过这样的情况,但因为左手已经持钳虚夹住血管,一旦发生出血,钳子一夹紧,出血立时被控制,然后迅速重新施血管夹,立马化危险于分分钟之间。
 
不论在做什么手术,我都会反复告诫助手,也提醒自己,意外随时都可能发生。即使以前没有发生,也不代表以后不会发生。当外科医生久了,总会遇到翻船的时候。多做一些万一的准备,才不至于在意外发生的时候手足无措慌张狼狈。
 
手术顺利的时候多考虑一下潜在的风险,手术不顺的时候要想到可能还会出现更糟的情况。心中有防备,才能做到从容应对,成竹在胸。
 
当然,有人也许会担心,外科医生心里时时想着退路,会不会干扰治疗的决心,影响手术的质量?
 
实际上这种情况的发生,不只是退路思维的问题。我们讲保留退路,是希望做好万一的准备,当一条路走不通时还可以转身走另一条路,一种方法不灵时还有另一种方法可以选择。而当一条路还没有走到尽头就中途掉头,一种努力还没有尽到极限就中途放弃,这是仁心和仁术的问题,是医德和同理心的问题!
 
也有人说,真正的出路就是断绝退路。人只有在无路可退的时候,才能迫使小宇宙爆发,发挥最大的潜能;你不逼一下自己,永远不知道自己有多厉害!
 
当年项羽就是破釜沉舟,自断退路,从而率领楚军,一鼓作气,以少胜多,带动诸侯义军全歼王离军,取得了钜鹿之战的伟大胜利。
 
有人曾断言,一旦预留了退路,就必定会退,并且比预料的要退的早,退的远。
 
手术做到一半,发现肿瘤切除有难度,考虑到风险和并发症,可能提前就放弃了,因为周围重要的脏器和血管都保留完善,反正可以全身而退;淋巴清扫到血管根部,觉得有难度,有风险,就不清了,反正术后可以补放疗,加化疗。
 
无可否认,这种情况在外科医生当中确实存在。有难度的手术在没有尽到十分的努力之前就轻言放弃,肿瘤的手术没有做到彻底的清扫就草草收场;因为身后有路,可以随时回头,所以总想着回头。
 
古希腊著名演说家戴摩西尼年轻的时候为了提高自己的演说能力,曾经躲在地下室练习口才。由于耐不住寂寞,时不时就想出去溜达,练习效果很差。无奈之下,他痛下决心,挥动剪刀把头发剪去一半,变成了一个怪模怪样的“阴阳头”。
 
这样一来,因为头发羞于见人,彻底打消了他出去玩的念头,从而一心一意地练习口才,演讲水平突飞猛进。正是凭着这种专心执着、孤注一掷的精神,最终成为世界闻名的大演说家。
 
但是医学与之不同的是,病灶能否祛除,肿瘤能否切除,受病变严重程度、技术水平等诸多客观条件的限制,不是断绝了退路之后,激发个人斗气,发挥匹夫之勇就能克服的。有时断了退路,当前面的路也走不通的时候面临的就是绝路。
 
外科医生,在手术时,抱着自绝后路的决心,保持留有退路的策略;前进时勇往直前,撤退时从容自如;尽百分之百的努力,做万分之一的准备。
 
距离成功很远,要给自己留一条退路,因为前面充满了太多的未知;距离成功很近,也要给自己留一条退路,因为有时即使只有一步之遥却也无法企及。
 
给自己留一条退路,就是给自己一个重整旗鼓的机会,给病人一个保全生命的可能。
责任编辑:
热点专题
图片新闻
关于我们 - 新闻中心 - 网站团队 - 人才招聘 - 广告业务 - 网站地图 - 在线投稿 - 合作伙伴 - 客户投诉 - 数字报订阅
肇庆医学高等专科学校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严禁复制本站内容或建立镜像
肇庆医学高等专科学校http://www.zqyz.gd.cn/